界结之死的中丛花岸彼末纪世

没什么好说的,欢迎来找我玩呀

关于如何夸人

绿蓝   永灰   边维


小蓝


首先,你要夸小绿好,小蓝就会很开心

然后,你要夸小蓝,可能会收获一个蘑菇云

最后,如果你看到绿总了,赶紧跑吧命重要


小绿


不要想着去夸赞他让他开心


因为他有可能不动声色的把话语权转移到自己这里


最后你会意识到到底是谁在夸谁


如果想让他打开话匣子,请尽情的夸小蓝,当然不要夸的太厉害,这个男人会警觉加吃醋


只要是关于小蓝,他能和你不间断的聊一下午


一维:


请不要夸他可爱!

请不要夸他可爱!

请不要夸他可爱!


如果这样夸,你会看到很可爱的炸毛。

你要夸他长得帅,霸气,使劲夸,使劲捧


切记不要提起或夸赞他的机器人,

因为他会炸毛

如果想提可以换种方式

比如从机器人的制作人谈起

这样你会被叨叨一下午的蓝前辈


边境

夸他普通就行了


不用夸他的主人


因为他会很嫌弃的反驳你


灰羽


不仅要夸他可爱,


还要夸他帅


然后要给他巧克力奶


永乐


找这个人的兴趣和讨好这个人很难的


这个人无时无刻不是面瘫高冷性冷淡


还不如对小少爷好


你对小少爷好,永乐对你的好感度就会蹭蹭蹭往上蹦


你对小少爷不好的话,就算你刷到上亿的好感度


也tm毫无意义



永灰三连

永灰🔒了,🔒了!



灰羽三连

“医生——医生对我不好~我要去报警,我要告诉媒体……”

“医生~我不要你啦,我去找别人约会啦~”

“我来请大家吃饭吧,医生你付钱”


永乐三连

“小少爷,别闹了。”

“哦,早点回来。”

“小少爷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又双是死对头

还是死对头的聊骚日常


绿:我是配钥匙的,钥匙三块钱一把,十块钱两把


绿:您配吗?


蓝:我是算命的,十块钱一次,15快钱两次


蓝:您算什么东西?


绿:……


绿:你是从敦煌来的吧?


蓝:?


绿:壁画多。


蓝:你是阿基米德的后人吧?


绿:?


蓝:一天到晚就知道杠






棋逢对手你们两结婚吧





关于壁咚

绿蓝

日常小甜饼



壁咚


小绿无奈的低下头看向那个将自己困在墙壁的小家伙


小蓝也仰着头看着他,眼神认真。


身高差啊身高差!小蓝内心咆哮


小绿安静的看着小蓝,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小蓝沉默,他其实很想一边壁咚着小绿一边邪魅一笑挑着小绿的下巴告诉他自己也是可以攻的!


所以不要老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呀!小蓝不无抱怨的想。


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陷入了尴尬。


小蓝突然松开手,一脸的自暴自弃。


小绿有些疑惑,问小蓝怎么了


小蓝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就是想体验一下壁咚别人的快感啊!不想只是小绿对我做这些……


声音越说越小。


小绿扶了扶额,他说自家小祖宗怎么突然做出这种举动


小蓝很伤心的说算了吧身高差太多了壁咚不了的


小绿笑了笑,轻柔的把小蓝抱起来,让他与自己的视线相平


小绿:这样,就没有身高差了啊。




———————————————————————


然而蓝蓝只是想反攻(bushi)

但绿总仍然把他当小孩子宠。



送命题

机器人篇的绿蓝


我怎么老是写沙雕





小绿:编程和我,你更喜欢哪一个?


小绿:肥宅快乐水和我,你更喜欢哪一个?


小绿:儿子(机绿)和我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小蓝:……

(开始反击的蓝)

小蓝:翻译和我,你更喜欢哪一个?


小蓝:猫抱枕和我,你更喜欢哪一个?


小蓝:猫咖啡厅和我,你更喜欢哪个?



又是死对头

死对头聊骚日常

沙雕



小绿:啧


小蓝:又怎么了?


小绿:今天有个神经病怼我


小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小蓝撤回一条信息

小蓝:是谁呢?太过分了,说出来让我开心…不,让我心疼你一下。


小绿:噫~你太恶心了吧


小绿: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一个人对我说了一句话,大意是我的脑子里都是你。


小蓝:……


小蓝:靠劳资的意大利炮呢?


小蓝:你特么说出他的名字,我今天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小蓝:不对,绿毛龟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他原话是什么?


小绿:哦,他说“小绿你脑子有屎吧”


小蓝:我日 妈nxjsiosnxyxudusksnsbshhs


Myosotis(永灰)

虽然是高大上的标题但其实只是日常,原谅起名废的我吧

是机器人篇的永灰

稍微守?序的合?法公民医生和小少爷


———————————————————————


当永乐结束工作往家里赶的时候已是深夜,此时万籁俱寂,街道上空无一人,昏黄的路灯晕染出惨淡的光。

永乐拉低了帽子的边沿,缓缓的呼出一口气,由于天气太冷,立刻凝结成白雾逸散到空气中。


等到永乐赶回家的时候,已是深夜,他打开门,客厅正中央摆放的老式挂钟不急不缓的发出“铛——”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房间中分外明显。

永乐打开灯,把大衣脱到衣架上,他走到沙发旁,看到茶几上有一个折成纸飞机的小纸条,他把纸条打开,上面是灰羽潦草的字迹。

永乐眯着眼睛费力分辨了半天,好不容易才从那团鳖爬的字里大致了解了中心思想。

一是饭已经做好了在厨房里,你吃的时候热一下。

二是你热好了叫我一下我还没吃呢。

永乐把纸条放在茶几上,走到厨房热饭。


等到饭热好的时候,永乐想起叫灰羽吃饭,他走进卧室,床上的人侧躺着,睡得正熟,看起来很是疲倦,

永乐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觉得不吃饭对身体不好,于是轻轻的拍了拍灰羽,示意他起来。

灰羽的睫毛微微颤动,慢慢的睁开眼睛,他向来浅眠,可能是因为曾经只能躺在医院的床上,伴随着窗外的星光,默默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出神。

“唔?是医生啊,你回来啦?”灰羽起身,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嗯,小少爷,起来吃饭。”


餐桌前,灰羽从刚才的困劲中缓过来,变得像平常一样活力十足,在永乐旁边叽叽喳喳。如果不是吃着饭,永乐估计他会在自己身边绕来绕去。

“医生~为什么这两天回来那么晚”

“因为第三开发部有新项目,我是负责人。”

“唉~没有我参与吗?不需要我做实验吗?好无聊~”

“……”

“小少爷,你怎么没吃饭就睡了?”永乐选择转移话题。

灰羽笑了笑,用手支住脸,“因为,我在等你啊~”

这个回答着实出乎永乐所料,他只知道他的小少爷天生肆意妄为,不按常理出牌,已经习惯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却没想过他会专门等自己回家吃饭。想了想前几天因为太忙回家倒头就睡,完全没有注意到灰羽举动,永乐有点内疚。

永乐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灰羽的头,柔软蓬松,和他想象的手感一模一样。

“下次,如果我回来的晚了,不要等我了。”

对方似乎对自己突然而来的举动吓到了,一会儿后才点点头。


小少爷最近迷上了烹饪。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在不需要他做实验的时候,灰羽只需要待在家里。

永乐曾经担心灰羽一个人在家无聊或是不满,可出乎他所料的是灰羽似乎乐在其中,一会买买这个弄弄那个,过的清闲自在。

用灰羽的话说,只有脑子被明老板踢了的家伙才会主动要求加班做苦力。

小少爷尤其爱烘焙,特别是巧克力味的甜点,

当永乐看见家里清一色的巧克力蛋糕巧克力曲奇巧克力奶巧克力酱巧克力派时,陷入了沉默。

小少爷开心就好。永乐如是想。

当然灰羽也是有让他感动的地方的,

比如在他生日的时候做了镶满草莓的蛋糕。


然后在他面前把草莓全挑了吃完。


我感动你mlgb,永乐如是想。


永乐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冷漠无情的人,尽管披着“老好人”的外衣。

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所体现了,表现在曾经亲戚给他买了个小猫,后来那只小猫被货车轧死了,流了一地的血,小猫的内脏都轧了出来,看上去惨不忍睹。

像平常的孩子,看着自己心爱的宠物变成这样恐怕早就崩溃了吧,可永乐毫无波澜,他只是看着小猫惨不忍睹的尸体,心里遗憾它没有以最好的姿态存活于世。

然后,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留恋。


只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为灰羽动容呢?

他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不是爱,至少当初不是爱。

只是看着那个小家伙的时候,不知怎么地就被打动了。

后来历经兜兜转转,他把灰羽变成了克隆人,一直在他的身边,倒也是机缘巧合。


那又是怎么爱上他的呢?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他在能重新站起来的时候那个干净的笑容。

可能是因为他整天在身边环绕,绕进了心里。

可能是因为看他这么不爱惜自己,想要好好照顾他。

可能是因为命中注定。


当那个翻译认真的问自己必须时时刻刻把灰羽藏起来是什么感受时,永乐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还好”

他是真的觉得还好。

“我觉得,如果一件事暂时无法改变,那么我肯定是尽过全力的,想别的也没用,至少我已经努力了,对方的现状,一定比我什么都没做要好,这样想就够了。”

翻译若有所思,向自己道了谢。

其实这不仅是劝慰之语,也是他自己对于灰羽的真实想法。

无论未来如何,我尽过力了,就不会后悔。


后来,他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那是在一个再寻常不过的日子,灰羽突然叫住他,笑着问他是不是喜欢他。

灰羽的眼睛亮晶晶的,笑容不同于以往的漫不经心,是一种志在必得的笑容。

受到他的感染,永乐也笑了起来。

“对啊,我是喜欢你啊。”


你有没有遇到过特别秀的情侣?(知乎体)

CP:绿蓝
小亚麻视角
机器人篇设定,
我嗑爆我的cp

———————————————————————

你有没有遇到过特别秀的情侣?

小亚麻
谢邀,
如题
我想扒一扒我的邻居和他的男朋友

是这样的,楼主的邻居是一个程序员,平时和楼主关系也不错,属于那种可以说的上话,节假日也能串串门的朋友。

我的邻居,为了保护隐私,我们暂且称呼他为B吧

上面我说过B是个程序员,工作狂那种,平常爆肝爆到深夜无所畏惧,我还劝过他好好休息,结果他还不听,自信的说程序员是不需要休息的
我还能说啥?
本来我以为这辈子都劝不了这孩子了
结果后来我发现只是我劝不了罢了
他的男朋友做到了
呵呵,双标狗。

具体大概是这样的,今年跨年B和他的男朋友到我家拜年,然后玩到很晚,我倒没事,因为我白天补过觉加上晚上喝了一杯咖啡,但B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之类的,于是他的男友,我们暂且称呼他为G,不高兴了,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
G(皱眉):B,现在已经很晚了,该睡觉了
B(一脸茫然):唉?已经这个点了?是很晚了,G你先回隔壁睡吧,我没关系的
G(无奈):你呢?你也要睡觉呀。
B(骄傲):程序员不需要睡眠!
我当时心想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以及G你放弃吧不可能劝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G(叹气):拿你没办法。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现在回想起眼睛还是被闪瞎
G走到B旁边,从后面温柔的用手臂把B圈到怀里,把头埋在B的颈部,一边蹭一边略带撒娇的说:可我需要呀,B来陪我。好不好?
最后B没能抵御住,红着脸答应了,然后他们就向风中凌乱的我道别,回家了
???我应该在车底,而不是在车里。

说到G和B是怎么认识的,真能说误打误撞机缘巧合。
G和B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但是不在同一个部门
但,B对G一见钟情,然后因为怂一直单恋
现在是AI时代,于是B就做了一个和G很像的机器人,
嗯,B是天才,明明是天才却意外的内向自卑害羞也是很萌了,难怪G会爱上他
别误会,B很纯洁的孩子,只是做了一个机器人——看着,对,没错,是看着。
顺便替他收拾烂摊子和被他气炸。
结果后来人机器人看不下去了,跑去找G,说你能不能喜欢B,B是真的很喜欢你。
G当时很坚定的拒绝了
然后,真香。

不过G开始注意到B了,从前他从来没注意过B,现在开始注意到了,
然后?
就爱上了呗。

当时他们没在一起的时候,G其实已经动心了,但是没表明,但有时会到他家,所以我在隔壁就老听到B在G走后,兴奋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声音。
您冷静一点,以后你可是还要和他睡觉的。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G也和B同居了,他们算是重新装了下修?反正弄的更好了(不过还是单人床)
我在隔壁每晚听到的,就开始变成了
B略带哭腔的让G慢一点和断断续续的呻吟,和G沙哑着嗓子的喘息和物体碰撞的声音
我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让我听到这些?

还有G真的太宠B了,B是那种天真直接没有心机的小可爱,但G是那种情商极高,见人留三分,不会让别人难堪,从来都是让人如沐春风,从来看不出他想什么的人
所以我一开始其实挺担心B会被G吃的死死的,毕竟如果G真的有坏心,B不可能玩过他,
这点我吃过亏,这就不细讲了,挺难过的。

结果我发现被吃的死死的其实是G,
因为他太爱B了。
来我家的时候,和我谈起B,滔滔不绝,
你能想象那种神情吗?
嘴角,眼睛,眉稍,酒窝,都透露着暖阳般温柔的笑意。
有万千的星屑撒下来,落在他的眼睛里,
他说起B时,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孩子,在炫耀自己的宝物,带着一丝得意和幸福,还有一点把喜欢的东西藏起来,不让别人看的小幼稚。
我TM?像这种长的又帅,又专一的男神打着灯笼,不,显微镜都找不到啊!
G讲完过后就转过头来去看B了,B正在客厅训机器人。
G看向他的眼神,让我觉得,即使是天上的星星,只要B要,他都会去摘。
毕竟G的眼眸就像是星尘一样呀。

前几天他们结婚了,婚礼就在下个月,
照片上的他们笑的耀眼又开心,
一定要永远幸福下去啊。

    
   2018. 12. 29      
          

                           赞(10W+) 评论(1W+)

你有喜欢的人吗

请与小蓝那篇一起看http://jinchi550.lofter.com/post/1fc74514_12d1ec5e6
我还是爱女孩子们的
———————————————————————

白槿与小绿聊天
白槿问小绿有没有喜欢的人
小绿说有
白槿失落的问那个人是谁
小绿说你猜一猜呀,就是我们班的
白槿把班里所有女生都说了一遍
小绿都说不是
白槿疑惑的说这就没有了呀
然后白槿突然想到她还没有讲自己的名字
白槿的脸突然爆红
白槿结结巴巴的说:难道,是……
小绿温柔的抚摸着白槿的头
对她温柔的说
“你还有男生没有猜呀”

白槿:……
白槿:劳资信了你的邪

不会受伤的机器人

小绿视角
我杀我自己

———————————————————————

小绿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存在的意义是为了那抹蓝色,那抹清澈见底的蓝色,毫无杂质与恶意,单纯而稚嫩,和创造自己的爷爷完全不同,爷爷的眼睛里写着被岁月洗刷的沧桑与通透,那是经历了很多事情的人才会有的眼睛。

小绿很崇拜爷爷,不同于对小蓝的关爱,他对他更是一种相信和敬畏,爷爷生前经常对他说,说小蓝这个孩子已经受到了很多创伤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所以你要好好陪伴他,陪伴他度过一切,直到你迎来死亡,这是你被赋予的使命
小绿对此深信不疑,照顾小蓝,陪伴小蓝,这是刻在他程序内部无法删除的命令。

后来爷爷死了,小蓝那时候还很小,他仰起头,用那双清澈的蓝色眼睛盯着小绿,奶声奶气的问他爷爷为什么不见了
小绿告诉他爷爷的心脏出了问题,导致停止了工作
小蓝若有所思,他问小绿停止工作是用久了不能修好坏掉了吗
小绿心里微微一动,他不知道是这个孩子的话戳中了他,还是这就是他的固化程序
“差不多吧”
小蓝突然沉默了下来
“那,小绿以后会像这样吗?”
小绿郑重其事的告诉他自己是不会受伤的机器人,他会一直陪伴他到长大成人,会永远是他的后盾

骗子。

小绿以前经常会因为小蓝的眼神过于干净,而在与他对视的时候感到不知所措,他的程序里并没有告诉他如何应对小孩子
而今天,当小蓝用这种眼神认真的说爸爸妈妈也是修不好了,所以不回来了时……他却因为这样的话而莫名触动。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至少他会保护他。

时间飞逝,转眼小蓝都已经上了初中,
最近的他非常奇怪,总是阴沉又一声不吭的一直待在自己房间,从来不和他说话,
小绿通过分析大概能模拟出他这样的原因,
可他也能看出来而已,因为他只是一个机器人,他并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人。
他只能默默的在小蓝回来的时候说一句欢迎回来,为他准备好丰盛的晚餐,把他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他只能这样无声的旁观着

当矛盾最后爆发的时候,他其实是有些开心的,他的任务是陪伴小蓝,缓解小蓝的压力,小蓝再怎么对他他也不会有悲伤或不满的情绪,所以当小蓝对他小声道歉的时候,他只是抱住他,告诉他只要是他做的事,他都不会怪他。
这是实话。

后来小蓝长大了,成熟了,找到了工作,也有了女朋友,平时也很少顾着他了,
小蓝总是很忙很忙,有时候在工作,有时候在和他那个漂亮知性的女朋友约会
最后,他把小绿丢进了仓库里,再也没来看过他

小绿其实觉得没什么,没有什么怨恨啊不满啊之类的情绪
小绿的世界只有小蓝和爷爷两个人,
自从爷爷死了后,本来略显拥挤的心房就只剩下小蓝一个人,倒也宽敞。

可小蓝的世界不只他一个,他有朋友,有亲人,也有爱人,小绿没有想过让小蓝心里只想他一人,正如有人说的,小蓝喜欢谁是他的自由,不过这不妨碍他喜欢小蓝就是了。

小绿有时候实在闲的没事干,就盯着黑暗的天花板,想着现在的小蓝在干什么,或许正在和他的女朋友在一起吧,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都会很开心,这他知道。

小绿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小蓝他也是个普通人,他会慢慢的长大成人,娶了自己心爱的女孩,与她共度一生,直到垂垂老矣

普通人是会生老病死的,但机器人不会,

不可结缘,徒增寂寞。小绿莫名想到了这句话。

他们从来就不是对等的。

生命的最后时刻,小绿想了想,还是给小蓝留下了录音,如果可以,他不想让小蓝为了自己自责或难过,
他说谎了,其实他会死,也会受伤。
小绿在录音里说了一句他一直想对小蓝说的话
他说,如果你没看到我受伤,那我就是没受伤。
我不知道什么是“不好”,我一直觉得你对我很好。
他还说了很多话,像是透过这些,就能看到小蓝在自己面前一样。

最后的最后,小绿还是把那句“我爱你”删除了,毕竟他不知道,他对小蓝的感情到底是固化的程序,还是偷偷藏在里侧的真心。现在,一切都会随着他的死亡安静的消逝。

一切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也只是台机器罢了。